最后的耍猴人

今天是在动车上将《最后的耍猴人》看完了。读了三个多小时,虽然一路上都有些嘈杂声,这本书的吸引力还是比较大的,前面看是没什么感觉,后面越看越上头后面很精彩。这本书是在推特上看到推友上推荐的。

这本书从耍猴人的角度也展现了中国的发展过程。我觉得书上最后一段才是比较有看点的,推荐你也看看这个本书。以下是读书摘抄:

第一十五章 扒上火车去成都

◆ 他们这样年复一年行走江湖、卖艺赚钱,从河南新野到1000多公里外的四川耍猴卖艺,这样冒着生命危险扒火车,不过是为了省几个辛苦钱,归根结底还是为了活着。我不也是为了活着吗?只是活着的方式不同而已。

第一十六章 终于到了成都

◆ 在这一路的跟踪采访中,我看得出,不管是警察、保安还是当地的铁路工人,大多正义、善良、宽容且有责任心。杨林贵自己也经常说:“我走了近20年江湖,遇到的好人总是比坏人多。”

第一十九章 回家

◆ 做这么苦的摄影工作是为什么?这些耍猴的人这么苦是为什么?他们虽然用的是最底层、最辛苦的方式赚钱,但其中透露出一种骨气,这是河南新野耍猴人的人格力量。

◆ “种地一年只够家里吃的;想当官,但没人让咱当;外出打工,一年干到头却被拖欠工资;做生意,咱没本钱。耍猴是祖上传下来的,赚一个算一个,拿现钱,不拖欠,虽说辛苦,可也不比他们在家做小生意少赚钱。至于以后,肯定是越来越不好干了,这点手艺,我看也就是到我这儿就完了。”

第二十章 痛失猴伴

◆ 如果想上高中,得缴3000多元的差分费。杨林贵家里实在拿不出这些钱来,女儿只好放弃学业,回家帮母亲给当地一些收购花生的贩子分拣花生。每分拣一斤花生可赚一分钱,母女二人每天早晨五点起床,一天可分拣1000斤花生,能赚10块钱。午饭往往是买两个馒头,再吃一些咸菜,喝一些白开水,这种赚钱生活的滋味让这个18岁的姑娘难以言表。此时,女儿才意识到父母亲赚钱供自己上学是多么不容易。

第二十六章 满洲里再见

◆ :“基层的老百姓都生活得不容易,你能跟拍这些生活困难的人实属不易,一会儿我给你们问问有没有去满洲里的‘篷车’,这样的天气,坐在‘篷车’里不会被雨淋着,相对好受一些。”上午九点五十分,在这个好心的铁路工人的指引下,我跟着杨林贵、陈国强上了一列有门的“篷车”。

第二十七章 佛山访亲

◆ 2005年5月,麦收时节,外出耍猴100多天后,杨林贵回到家里。这次外出,他们一共赚了3000多元。这一年,他家收获小麦3000多斤,这年小麦是六角五分钱一斤。乡里搞合作医疗,要每家交3000多元,交完打张白条,说是随后就还,但至今乡政府也没有兑现。

第二十九章 杨锦麟和凤凰卫视的关注

◆ 在湖北,一个穿着得体的公务员对杨林贵说:“你干点什么不好,非要干这下三流的事。”杨林贵回答:“我想当官,我知道我不会当,但是我肯定不会当贪官。”

◆ 在景德镇,一个16岁的女孩看完猴戏,对他说:“老爷爷,你这一生给多少人带来了快乐啊!”杨林贵听后,那天一路上都很开心。

第四十章 被骗了18万的耍猴人

◆ 而今,乔梅亭的五个弟弟中,有的已经当了爷爷。乔梅亭说:“他们哪一个都比我有钱,过着子孙满堂的生活,让我很是羡慕。有三个弟弟还在新野县城里买了房子,没有一个对我怀有感恩之心。”这些弟弟们,都忘记了乔梅亭这个哥哥为成全他们的家庭,牺牲了自己一生的幸福。

第四十一章 耍猴人之“罪”

◆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在中国逐步健全的法治体制下,一些基层执法者依然在利用法律赋予的权力去曲解法律的本质,制造一些错误的判决,这次竟要对几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如同乞丐一样的耍猴人进行审判。法律要是缺失了良知作为基础,那么可怕的冷漠就会占据上风,取而代之的就是权力的滥用。

◆ 和那些手中掌握了国家赋予的权力的人相比,几个耍猴人显得多么卑微。权力一旦被滥用,就会给民众带来莫大的恐惧。

◆ 我的家属给看守所寄去了1000元钱,看守所也没有给我。

◆ “偌大一个公安机构,跟我们几个流浪街头的耍猴人斗气,把我们判刑,实在不光彩、不仗义、不敞亮。他们抓我们的时候,旁边的老百姓看我们可怜,本想帮我们一把,可没有想到把警察给惹恼了,非要治我们的罪才能解气,一步一步地整我

◆ 我想,中国是一个地域广阔的国家,地区贫富差异至今还很大,我们每个人不能以自己生活的地区的生活方式去理解另一个地区人的生活方式。他们的很多生活方式是我们所看不到的。在一个贫穷的地方,一个人能找到一种不违反法律和伦理的方式生存下来,能自食其力,就很不容易了。这就像生活在当下的我们,不能去评价、指责古代人的生活方式和文明程度一样。

第四十三章 耍猴人无罪

◆ 二审的判决对被森林公安部门暂养期间死去的猴子的赔偿和责任只字未提。

◆ 个锦旗送得让人感到卑微,中国底层的民众盼望社会、法律的公正,哪怕是公权机构有一点小小的改正、一点小小的怜悯,都换来百姓莫名的激动和感激,这种思想在中国历史上一直存在到今天。

第四十四章 再见杨林贵

◆ 老杨家还是在老地方,门前的坑洼路变成了平整的水泥路,墙上的标语由之前的“坚决打击违法上访”换成了现在的“精准扶贫到人到户,发展产业齐心脱贫”,由于政府已经发布“今年已经全国脱贫”的消息,看来这条标语也过时了,相信不久就该换成新的标语口号。

书中有一处说到,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特色,我们不能以外来人看待耍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这本书给我触动还是挺深的,特别是那些描写他们生活方式的一些片段。

以上,推荐你也读读这本书。

发表评论